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原文

子贡问政。

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

曰:「去兵。」

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

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最后一句话有两种断句,另一种更常见的断句是「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但与上下文意义不相符,故选择「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翻译

子贡向孔子请教治理国家的办法。

孔子说:“粮食充足、军备充分、人民信任。”

子贡问:“如果不得已,要去掉一项,先去哪个?”

孔子说:“可以减少兵备。”

子贡又问:“如果不得已,还要去掉一个,去哪一个?”

孔子说:“粮食不足也行。从古至今,都不可避免地会有死去的人民,但是失去老百姓的信任,政府就没法存在下去了。”

出处

《论语》颜渊篇,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子姓,孔氏,名丘,字仲尼,春秋末期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人,祖籍宋国栗邑(今河南夏邑),中国古代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创始人。

孔子是当时社会上最博学者之一,在世时就被尊奉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更被后世统治者尊为孔圣人、至圣、至圣先师、大成至圣文宣王先师、万世师表。其思想对中国和世界都有深远的影响。

解读

真正维系一个组织的,是「相信」。

组织中的每一个人,都只是建筑的砖石,而每个人内心的相信,则是建筑的结构。

我们能构建多大、多坚实的相信,就能组建多大、多稳固的组织。

世界上最大的组织,是宗教,我们用「神」创造相信。

世界上其次的组织,是国家,我们用「民族」创造相信。

世界上再其次的组织,是军队,我们用「敌人」创造相信。

世界上最多的组织,是公司,我们用「金钱」创造相信。

甚至是你与我,我们都相信有一个「自我」,不是么?

总结

相信的力量。

拓展阅读

You shall have no other gods before me.

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圣经》十诫第一条

And now these three remain: faith, hope and love.

如今常存的:对神的信心,对未来的盼望,对众生的爱。

《圣经》哥林多前书13:13

对未来的信心,对未来的期望,于是就出现了「信用」。

银行相信企业可以在未来盈利,所以贷款给企业。创业者相信未来可以创业成功,所以去申请贷款。工薪阶层,相信未来有稳定的收入,所以分期付款买买买。信贷可以产生乘数效应,大大提高资金的使用率,极大推动了社会的发展。

人们相信未来会更好,于是就真的有了一个更好的未来。

《人类简史》个人笔记

智人统治世界,是因为只有智人能编织出互为主体的意义之网:其中的法律、约束力、实体和地点都只存在于他们共同的想象之中。

这张网,让所有动物中只有人类能组织十字军、革命和人权运动。

《未来简史》

我们征服世界的关键因素,其实在于让许多人类团结起来的能力。

所有大规模人类合作,到头来都是基于我们想象的秩序。

人类编织出一张意义的网,并全然相信它,但这张网迟早都会拆散,直到我们回头一看,实在无法想象当时怎么可能有人真心相信这样的事。

就像法老统治下的埃及、欧洲的各个帝国以及现代的学校系统,这些真正有力的人类组织,并不一定都把现实呈现的清清楚楚。这些组织大部分的力量,都在于能够将虚构的信仰建立在一个让人顺从的现实之上。

《未来简史》

「自我」也像国家、神和金钱一样,只是虚构的故事,每个人都有一个复杂的系统,会丢下我们大部分的体验,只精挑细选留下几样,再与我们看过的电影、读过的小说、听过的演讲、做过的白日梦全部混合在一起,编织出一个看似一致连贯的故事,告诉我们自己是谁、来自哪里、要去哪里。

《未来简史》

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曾鸣

信じる者の幸福

信仰者的幸福。

鸢尾花语(アヤメの花言葉)

阿哲

好奇、探索、创造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原文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 曾子曰:「唯。」 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 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 …

吾道一以贯之

原文 子曰:「赐,尔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 对曰:「然,非与?」 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翻译 孔子说:「端木 …

吾欲仁,斯仁至矣

原文 子曰:「仁,远乎哉?吾欲仁,斯仁至矣。」 翻译 孔子说:「仁,难道离我们很远吗?我要它,它就來了。」 出处 《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