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大者,道不可以小,地广者,制不可以狭

原文

治大者,道不可以小,地广者,制不可以狭,位高者,事不可以烦,民众者,教不可以苛。事烦难治,法苛难行,求多难赡。

寸而度之,至丈必差,铢而解之,至石必过,石称丈量,径而寡失,大较易为智,曲辩难为慧。

故无益于治,有益于乱者,圣人不为也,无益于用者,有益于费者,智者不行也。故功不厌约,事不厌省,求不厌寡,功约易成,事省易治,求寡易赡,任于众人则易。故小辩害义,小义破道,道小必不通,通必简。

河以逶迆故能远,山以陵迟故能高,道以优游故能化。夫通于一伎,审于一事,察于一能,可以曲说,不可以广应也。夫调音者,小絃急,大絃缓,立事者,贱者劳,贵者佚。

故有道以理之,法虽少,足以治,无道以理之,法虽众,足以乱。

翻译

管理庞大事物的人,采取的管理方法不能太细枝末节;管理广大区域的人,施展的法令制度不能太局限琐碎;位高权重的人,负责的具体事物不能太繁杂;面对众多的人民,教化的方法不能太苛责。事物过于繁琐,就难以操作治理,法令苛责刁难,就难以落地执行,想要的太多,就难以满足。

一寸一寸地丈量,量到一丈就会有偏差,一锱一铢的称量,称到一石就会超过,用石来称、用丈来量,简便而又少有差错,所以,从大的方面入手就容易运用智慧,纠缠于细枝末节就难以发挥智慧。

所以,对于无益于治理,只会增添麻烦的事,圣人是不会去做的;对于没有收益,只会产生成本的事,智者是不会去做的。所以,想要做出成效,目标越精要越好、成本越低越好、要求越少越好;目标精要就容易完成,事情简易就容易办到,需求少就容易满足,这样,就很容易交给他人去执行。所以,在琐碎细小的事情上争辩是非,容易违背社会的正义;过于注重微观的正义,容易违背宏观的规律;过于局部的规律,适用范围一定很狭窄,而普世的规律,一定非常简单。

河流因为弯弯曲曲,所以能长远,山因为坡度缓延,所以能高耸,道因为顺应自然,所以能变化。那些只精通一项技术、只了解一件事情、只精研一种能力的人,只可以讲些具体而微的细节,却无法讨论全面系统的观点。那些善于调音的人,总是小弦调的急迫,大弦调的舒缓,相互协调;那些负责事物的人,总是让底层人劳力,上层人劳心,各尽其能。

所以如果用符合规律的方法来治理国家,法令虽少,也足以治理好国家;如果用不符合规律的方法来治理国家,即使法令繁多,也只是把国家推向混乱。

出处

《文子》上仁篇,曾被唐太宗诏改书名为《通玄真经》与《老子》《庄子》《列子》并列为道教四部经典。文子(生卒年不详,年少于孔子),是老子的学生,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他博学多才,天文地理无所不通,常游于海泽,传说越大夫范蠡尊之为师,授范蠡七计。范蠡佐越王勾践,用其五计而灭吴。

《文子》是许多后世我们所熟悉的金句的源头,被广泛修改引用,如其中的「狡兔得而猎犬烹,高鸟尽而良弓藏,功成名遂身退,天道然也」、「非淡漠无以明德,非宁静无以致远,非宽大无以并覆,非正平无以制断」、「夫乘舆马者,不劳而致千里;乘舟楫者,不游而济江海」、「山致其高而云雨起焉,水致其深而蛟龙生焉,君子致其道而德泽流焉」、「混混之水浊,可以濯吾足乎?泠泠之水清,可以濯吾缨乎?」等,对中国文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解读

《文子》是一本很有趣的书,因为与其他文本有太多相似的段落,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被认为是伪书,直到在河北定县西汉中山怀王刘修墓出土的竹简中,发现了《文子》的残简,才得确证它并非伪书。在我看来,《文子》之于《老子》,就像《孟子》之于《孔子》,都是一脉思想根据社会环境的发展而变化,非常有趣。

一读到这段文字,我就想起曾经读过的《论持久战》,当时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被毛主席透彻的思考、清晰的逻辑、有序的结构所震撼,非常适合做这一段文字的参考资料。

除此之外,通过这段文字,我还读到了一点「系统论」的意思。即我们可以把这个世界理解为一个巨大而复杂的系统,每个系统下面都有更小的系统,系统与系统之间会相互影响,从整体而言,这些系统永远都处在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里。

所以,面对外部,想要解决一个问题,首先需要理解的,就是这个问题的根源在哪个层次的系统里,一个根源在于上级系统的问题,几乎不可能在一个下级系统中解决;反过来说,一个下级系统中难以解决的问题,在上级系统里就很容易。

举个例子,我们常说「发展就是硬道理」,为什么?因为「发展」所在的系统更上级,它能够解决无数个下级系统中的问题。所以,过去政府以GDP为指标,抓经济发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因为这就是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

此外,面对内部,我们本身就是一个大的系统,它同样也包含了层次丰富、相互影响的各式各样的子系统,如果我们能够协调各个层级,调整一致,那么也会迸发出惊人的力量。

再举个例子,在《论持久战》中,我们可以看到清晰的分层分级:

  • 政治目的(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建立自由平等的新中国)
  • 政策方针(坚持抗日、统一战线)
  • 战略方针(持久战)
  • 战役战术(外线的速决的进攻战)
  • 技术要求(主动性、灵活性、计划性)

这个世界有着层出不穷的问题,混乱才是世界的常态,可我们的资源与执行力、信息与计算力都是有限的,怎么做才能尽可能的将一个无比复杂的系统推向我们想要的状态?如何才能最大程度上化混乱为秩序?

第一,以有限对抗无限,我们需要「洞察力」,判断哪些问题的层级更高,确保宝贵的资源投入到真正重要的,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上。

第二,以个体对抗世界,我们需要「领导力」,用简单易懂的概念聚众人之心,用清晰明了的目标集众人之力,用身体力行的行动得众人之信,以自己为核心,聚集庞大的资源。

第三,以秩序对抗混乱,我们需要「持久力」,真正的持久,仅有满腔的热情是远远不够的,更在于看见未来的远见,也在于接受世界的无常,正如「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总而言之,对外我们借助「洞察力」找到问题的根源,找到最优解;对内我们施展「领导力」协调各层级的力量,发挥最大的力量;在时间上我们发挥「持久力」一步一步推动事物发展,直到完成系统演进。

有谁能够做到这些呢?

你一定发现了,这些都不是哪一个专业学科能够搞定的,所以文中最后说「夫通于一伎,审于一事,察于一能,可以曲说,不可以广应也」。

稳定单一的世界呼唤专业,混乱复杂的世界相信通才,你身处哪个世界里呢?

总结

系统。

拓展阅读

道家使人精神专一,动合无形,赡足万物。其为术也,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指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

《论六家要旨》司马谈

先是,亮使至,帝问曰:「诸葛公起居何如?食可几许米?」对曰:「三四升。」次问政事,曰:「二十罚已上皆自省览。」帝既而告人曰:「诸葛孔明其能久乎!」

《晋书·宣帝纪》

治世之职易守也,其事易为也,其礼易行也,其责易赏也。是以,人不兼官,官不兼士,士农工商,乡别州异,故农与农言藏,士与士言行,工与工言巧,商与商言数。是以,士无遗行,工无苦事,农无废功,商无折货,各安其性。

《文子》上仁

任何过程如果有多数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著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和服从的地位。因此,研究任何过程,如果是存在两个以上矛盾的复杂过程的话,就要用全力去找出它的主要矛盾。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结解了。

《矛盾论》毛主席

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

简单,是终极的复杂。

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

大道甚夷,而民好径。

《道德经》老子

妙言至径,大道至简。

《还金述》陶坛

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

《周易·系辞》

Merely quantitative differences, beyond a certain point, pass into qualitative changes.

仅仅是超越某一点的数量差异,就会转变为质的变化。

《资本论(Capital)》第十一章 卡尔·马克思(Karl Marx)

The whole becomes not only more than but very different from the sum of its parts.

整体不仅大于部分之和,而且迥异于部分之和。

《多即不同:破缺的对称性与科学层级结构的本质(More Is Different: Broken Symmetry and the Nature of the Hierarchical Structure of Science)》菲利普·沃伦·安德森(Philip W. Anderson)

Many things have a plurality of parts and are not merely a complete aggregate but instead some kind of a whole beyond its parts.

那些具有多个部分的事物,不是所有部分的简单集合,而是超出所有部分之外的一个整体。

《形而上学(Metaphysics)》8.6 亚里士多德(Aristotle)

阿哲

好奇、探索、创造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推荐

鲁迅先生挽歌

原文 你的笔尖是枪尖,刺透了旧中国的脸。你的声音是晨钟,唤醒了奴隶们的迷梦。 在民族解放的斗争里,你从不曾退后,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治大者,道不可以小,地广者,制不可以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