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者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

原文

昔者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伯益作井,而龙登玄云,神栖昆仑;能愈多而德愈薄矣。

翻译

从前,仓颉创造了文字,于是天上下起了小米,鬼在夜里啼哭;伯益掘地打井,于是龙就飞到天上去了,神灵就迁徙到昆仑山里去了。人的智巧越多,德性就越淡薄。

出处

《淮南子·本经训》,刘安(前179年-前122年),沛郡丰县(今江苏徐州丰县)人,生于淮南(今安徽淮南)。西汉文学家、思想家,汉高祖刘邦之孙,淮南厉王刘长之子。

该书由刘安召集门客集体编写,它在继承先秦道家思想的基础上,综合了诸子百家学说中的精华部分,对后世研究秦汉时期文化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解读

我们大都只听过前半句,至于理解错了这句话的原意。在我们的印象中,这里讲的是仓颉造字有多么多么了不起,语言文字的创造有多么多么伟大,甚至引发了天地的异像。

但其实只要看到后半句,我们就会知道,这绝非正面的夸奖。作者真正想要说的是,随着我们懂得越多、掌握得越多、能力越大,我们的道德水准就会不断降低。

当我们掌握了文字,能够随意编造,我们也就掌握了欺骗,从真实的世界里游离而出;当我们能够钻井,能够自由取水,我们也就不再尊敬神灵,丧失了对于这个世界的敬畏。

身处现代的我们,当然不会接受这样的看法。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所想要表达的,也的确是某一部分的事实。

在上古时代,我们重德,对人的德性有着极高的标准,其根本原因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足够的外在因素去束缚,只能维持小群体的自治。

而在现代,在制度上,我们拥有成熟的司法体系、信用体系、市场体系;在技术上,我们拥有无处不在的监控技术、信息技术、识别技术;在生产力上,我们有着能源技术、机械技术、信息技术的加持,创造出从未有过的丰沛的生产力,把我们从田间地头彻底解放,让我们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间穿行,使我们拥有了无与伦比的自由。

于是,我们不再宣扬道德的高度,而是仅需遵守道德水准的底线。似乎,内在的道德要求,慢慢被外在的社会制度、科学技术、生产力所替代。

我们把这个过程,叫做进步。

对于个人而言,我当然喜欢这样一个没有束缚的世界。可是,这只是站在人类的立场而言的,如果地球是一个有意识的生物,她又会怎样看待人类的这种进步呢?

也许她会说,当人类开始掌握文字,他们就击败了时间,于是就开始肆意生长,在空间里聚集,在时光里穿梭。

也许她会说,当人类开始钻井取水,他们就放下了敬畏,于是就开始操弄世界,改造自然环境,把自己当神明。

如果开个脑洞的话,或许前数百年,是由西方思想主导的,偏理性的,对于自然的掠夺的时代,一个更大意义上的原始积累的时代。而后几百年,是由东方思想主导的,偏感性的,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时代,一个人们重新归于谦卑的时代。

总结

与自然相处。

拓展阅读

苍颉始视鸟迹之文造书契,则诈伪萌生,诈伪萌生则去本趋末、弃耕作之业而务锥刀之利。天知其将饿,故为雨粟。

高诱注《淮南子·本经训》

颉有四目,仰观垂象。因俪鸟龟之迹,遂定书字之形,造化不能藏其秘,故天雨粟;灵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

《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张彦远(唐代)

吾常闻,非人勤以求知,乃知者勤以求人也。然吾知其谬。其知者非求人,实乃出而逐人矣。其刻深无情者,如鹰犬逐兔。

《玄君七章秘经》(克苏鲁神话中虚构的一部书,内容由国人在《关伊子》的基础上创作而成)

阿哲

好奇、探索、创造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吾日三省吾身

原文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翻译 曾子说: 我每天从多方面反省自 …

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

原文 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若无空义者,一切则不成。 鸠摩罗什 译 翻译 如果认同一切是空,那么对于一个人而言,他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昔者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