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我会死在哪里,我就永远不去那里

原文

Invert, always invert: Turn a situation or problem upside down. Look at it backward.

What happens if all our plans go wrong? Where don’t we want to go, and how do you get there?

Instead of looking for success, make a list of how to fail instead – through sloth, envy, resentment, self-pity, entitlement, all the mental habits of self-defeat.

Avoid these qualities and you will succeed.

Tell me where I’m going to die, that is, so I don’t go there.

翻译

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把一种情况或一个问题翻转过来,从反面去看。

如果我们所有的计划都失败了怎么办?哪些地方是我不想去的?以及,我怎么才能到那儿?

与其寻求成功,不如列一张如何才会失败的清单——通过懒惰、嫉妒、怨恨、自怜、权利,以及所有自我挫败的心理习惯。

避免这些品质,你就会成功。

告诉我会死在哪里,我就永远不去那里。

出处

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1924—)美国投资家,沃伦·巴菲特的黄金搭档,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副主席。在过去的46年里,他和巴菲特联手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投资纪录——伯克希尔公司股票账面价值以年均20.3%的复合收益率创造投资神话,每股股票价格从19美元升至84487美元。

解读

逆向思维是非常强大的工具,极其善于解决复杂的问题,因为复杂的反面,往往简单地多。

就商业上而言,通往成功的路复杂而崎岖,通往失败的路直接而简单。成就一件事,要八方努力;而坏一件事,只要一方拆台就够了。

研究那些成功的公司,它们的策略、方法和走过的路,都完全不同,但如果看多了失败的公司,失败的原因却只有那么几个。借用一句托尔斯泰的名言,失败的公司都是相似的,成功的公司各有各的成功。

从更高的层次来看,商业世界就如同快进了无数倍的生态系统,而公司就像其中的生物,适应环境(市场)、寻找食物(利润)、避免被吃掉(竞争)、祈祷不要遇到天灾(危机),并不断演化(发展)。而唯有生存下去,才有可能演化为最适应这个生态环境的状态。

还有一个正面的例子,法国在二战前,举全国之力,花22年时间,建立了坚实的马其诺防线来防德国,但德国不直接进攻法国,而是从比利时绕到马其诺防线后面,这条防线就失败了。

正面实力强大,那就从背后出击。

避免失败,往往是走向成功的捷径。

所以,我们应该:

  • 多读历史:从历史中汲取失败的教训,无论是国家历史、行业历史还是个人传记,多研究他人失败的教训,因为失败的经验比成功的经验,更有可信度,更有价值。例如,毛泽东晚年曾对人讲,他将《资治通鉴》这部300多万字的史书读过“一十七遍”。
  • 记录失败:把自己失败的经历记录下来,并把原因总结为清单,如果再次遇到重大决策,拿出来对比一下,因为人倾向于犯同样的错误,并且喜欢回避和遗忘。
  • 反过来想:遇到棘手的问题,就多多反过来想,就像华为,从90年代起就专门设立“蓝军部”,专心致志站在竞争对手的角度思考如何搞垮华为。

总结

正向思维+逆向思维。

拓展阅读

Charlie and I have not learned how to solve difficult business problems. What we have learned is to avoid them.

查理和我还没有学会如何解决困难的商业问题,我们学会的只是去避开它们。

沃伦·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

When I was a meteorologist in World War II, I was told how to draw maps and predict the weather. But I was actually clearing pilots to take flights. Suppose I wanted to kill pilots. What would be the easiest way to do it? Planes flying into icing they couldn’t handle or not having enough fuel and being in a place where they couldn’t land. I made up my mind I was gonna stay miles away from killing pilots. So it was my job to help to avoid those situations. I just reversed the problem.

当我还是二战气象学家时,他们教我如何绘制气象图来预测天气,我们就是飞行导航员。假设我想杀死飞行员,最简单的方式是什么?那就是飞机飞到结冰,无法处理,也没有足够的燃料,并处在一个无法降落的地点。我下定决心要远离杀害飞行员,所以我的工作就是避免出现这些情况。我只是把问题反过来。

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

You don t think of what you want, you think about what you want to avoid and invert.

不要想自己要什么,多想想自己要避免什么。

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1941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亚伯拉罕·沃德教授接受美国海军要求,运用他在统计方面的专业知识给出关于“飞机应该如何加强防护,才能降低被炮火击落的几率”的建议。

沃德教授针对盟军的轰炸机遭受攻击后的相关数据,进行分析和研究后发现:机翼是整个飞机中最容易遭受攻击的位置,但是机尾则是最少被攻击的位置。

因此沃德教授给出的结论是“我们应该强化机尾的防护”,但是美国海军指挥官认为“应该加强机翼的防护,因为这是最容易被击中的位置”。

沃德教授提出以下其加强机身防护意见的依据:

1、本次统计的样本,仅包含没有因敌火射击而坠毁并安全返航的轰炸机。

2、沃德教授假设所有中弹的弹著点应该会平均分布在机身各处,而能安全返航的轰炸机机身中弹数量较多的区域,是即使被击中也比较不会导致坠机的部位。

3、机翼被击中很多次的轰炸机,大多数仍然能够安全返航。

4、机尾弹孔较少的原因并非真的不容易中弹,而是一旦中弹,其安全返航并生还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

军方最终采取了教授提出的增加机尾防护的建议,后来证实该决策是完全正确的。这项研究对当时仍在发展初期的作业研究领域具有深远的影响。

幸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

阿哲

好奇、探索、创造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原文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 曾子曰:「唯。」 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 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告诉我会死在哪里,我就永远不去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