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

原文

Just as Darwin discovered the law of development or organic nature, so Marx discovered the law of development of human history:

The simple fact, hitherto concealed by an overgrowth of ideology, that mankind must first of all eat, drink, have shelter and clothing, before it can pursue politics, science, art, religion, etc.

That therefore the production of the immediate material means, and consequently the degree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attained by a given people or during a given epoch, form the foundation upon which the state institutions, the legal conceptions, art, and even the ideas on religion, of the people concerned have been evolved, and in the light of which they must, therefore, be explained, instead of vice versa, as had hitherto been the case.

翻译

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

一个历来被繁芜丛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的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

所以,直接的物质生产手段,以及随之而来的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程度,便构成了国家制度、法律概念、艺术以至宗教思想发展的基础,因而,也必须根据这个基础来解释它们,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反过来解释。

出处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1820~1895),德国思想家、哲学家、革命家、教育家,军事理论家,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伟大导师,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之一,卡尔·马克思的挚友,为马克思从事学术研究提供经济支持。

解读

读的东西多了,很容易陷入虚无之中,会让人觉得一切都变得不是那么确定,自然而然,我们眼中的世界也变得如梦似幻。对于世界而言,这也许是真相,但对于个人而言,这无疑是一种病。

那有没有药呢?我觉得达尔文和马克思就是最好的药,因为他们的理论无比简单、坚固、真实,如同钢铁一般坚硬。

达尔文发现的规律是演化论,即生命并非由神所创造,而是遵循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规律,说得再简单一点,就是只有在自然环境中存活下来的个体,才有机会接着往下繁衍,才能幸存至今,仔细想想,这听起来似乎是废话。

而马克思发现的规律是唯物史观,即历史并非由英雄所创造,而是遵循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规律,说得简单一点,就是我只有吃饱了,才能在屏幕前敲下这些文字,你也只有吃饱了,才会有心思读这些没什么用的文字。你在阅读这件事,必须建立在我们都已经吃饱了的基础之上。

初看起来,这些道理似乎都极其简单,甚至于简单到可笑的地步,可是,它们真的简单么?

我相信,它们之所以看起来如此简单,是因为它们都追寻到了问题的根源。举个例子,一颗占地广阔、枝叶纷繁的橡树,与一粒光滑小巧的橡子相比较,你能告诉我哪一个更简单么?

我个人认为,从抽象的角度来说,达尔文的演化论讲的是横向的、基于时间的「复制」与「删除」,马克思的唯物史观讲的是纵向的、基于空间的「底层基础」与「上层建筑」。

在我看来,它们是我们深入认识这个世界最好的工具,它就像一把手术刀,把我们所看到的世界的表面切开,拨开好与坏、善与恶的道德判断,看到最底层的社会运转的逻辑。

它们非常有用,因为它们足够基础,所以它们能够解释足够多的事情,是溯源过去最好的工具。同时,它们又很没用,也因为它们过于基础,以至于距离我们想要预见的未来又稍显遥远。

新的一年开始了,虽然已经开始好几天了,但还是祝你新年快乐!近些天,经历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光,但总算是勉强走出来了,希望早日恢复每日一更。

总结

看破虚空的幻象,触碰坚硬的现实。

拓展阅读

The changes in the economic foundation lead, sooner or later, to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whole, immense, superstructure.

经济基础的变化,迟早会导致整个巨大的上层建筑的转变。

《政治经济学批判(A Contribution to the Critique of Political Economy)》卡尔·马克思(Karl Heinrich Marx)

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

《给约·布洛赫的回信》恩格斯

人必须活着,爱才有所附丽。

《伤逝》鲁迅

这种态度,就是有的放矢的态度。

“的”就是中国革命,“矢”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所以要找这根“矢”,就是为了要射中国革命和东方革命这个“的”的。

这种态度,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

《改造我们的学习》毛泽东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毛泽东

参考文献:
1、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英文对照)

阿哲

好奇、探索、创造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我不想做这样的人

原文 那些想从我们身上 看到中国未来的人亲爱的父母 师长 前辈其实我还不知道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但能和你们分享的是 我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