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在野

原文

茶は服のよきように点て
炭は湯の沸くように置き
花は野にあるように
夏は涼しく冬暖かに
刻限は早めに
降らずとも傘の用意
相客に心せよ

翻译

浓淡适宜
沸水备炭
如花在野
夏凉冬暖
提早准备
未雨备伞
待客诚心

出处

《利休七则》,千利休(1522~1591),日本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著名的茶道宗师,日本人称茶圣。生于一个咸鱼商人家庭,天文七年(公元1538年)跟北向道陈学茶道,不久为武野绍鸥的弟子。后为丰臣秀吉所赏识,经他引荐,出入于宫廷,为皇室表演茶道。后因莫须有的罪名,被丰臣秀吉赐死。

相传这是由千利休的弟子所总结的茶道守则。

解读

曾经,对于我而言,茶只是一种有点苦味的饮品,但现在,却能慢慢能够感受到这份味道背后的东西,那是生命的味道,是四季轮转的气息。

对于茶道而言,千利休是绕不过去的名字,他被称为茶圣,借着茶道,他定义了整个日本对于美的理解——「侘寂(侘び)」。

在我的理解中,这是一种本质的美、时间与耐心的美、本来如此不加修饰的美、不完美的美,是一种减法的美。

如果你看到过日本茶室,或里面用到茶碗、茶杯,大概就能理解这种美。

千利休所奠定的茶道守则,并不艰深,也不复杂,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在尽心地为客人准备一份适宜的茶点。可是细究下来,泡上这一杯茶,要考虑到客人的口味、器具的状态、审美的需求、身体的感受、情况的处理、内心的察觉。

日本文化对于感受的细微、对于细节的追求,由此可见一斑。

在这个快节奏的世界里,我们似乎从来都没有如此用心的对待过一杯茶,就更别说一个人了。

我无意于评断文化的优劣,毕竟文化是一群人适应环境的产物,单独就文化本身而言,也并无好坏之分。只是叹息于人与人之间,对生命截然不同的理解。

生命就像一场宴席,有的人在大快朵颐,有的人在细细品味;有的人四处尝鲜,有的人专注所好;有的人心无旁骛,有的人频频举杯。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一种最优的吃饭方法,自然也没有如何度过人生的最佳指南。只是当我们终将从宴席中徐徐退场之时,愿我们饱足,愿他们留恋。

总结

一期一会。

拓展阅读

花をのみ
待つらん人に
山里の
ゆきまの草の
春を見せばや

莫待春花开
君不见,雪下青青草
春意已盎然

雪間の草

没有什么我们看到或听到的东西是完美的,但恰是这种缺陷才让现实变得完美。

铃木俊隆

人生七十
力囲希咄
吾這寶剣
祖佛共殺
提ル我得具足の一ッ太刀
今此時ぞ天に抛

生涯七十载,
砥砺复琢磨,
擎此三尺剑,
祖佛亦难挡!
咄!咄!
青锋原是具足物,
我今一掷回天去。

千利休绝命诗

阿哲

好奇、探索、创造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如花在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