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之道

原文

我没有自由,我将醒觉作为我的自由!
我没有力量,我将自然的韵律作为我的力量!
我没有威信,我将诚实作为个人威信!
我没有敌人,我将冷漠及不关心作为我的敌人!
我没有朋友,我将天与地作为我的朋友!
我没有规条,我将自发性及适应性作为我的规条!
我没有战术,我将适宜的行动作为我的战术!
我没有战略,我将宇宙的空与实作为我的战略!
我没有盔甲,我将静与直觉作为我的盔甲!
我没有武器,我将勇气和警觉作为我的武器!
我没有军服:我将温柔与同情作为我的军服!
我没有盾牌,我将对生命的崇敬作为我的盾牌!
我没有胜利,我将和谐与均衡作为我的胜利!
我没有报酬,我将眼泪与欢笑作为我的报酬!
我没有家,我将现在的这一刻作为我的家!
我没有生与死,我将呼吸的起伏作为我的生与死!

出处

短诗《战神之道》,卢致新。

解读

我没有自由,我将醒觉作为我的自由!

自由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条路通向地狱;
自由也不是想不怎么样,就能不怎么样,因为世界自有其规律,即使最有权势的人,也同样被自然规律束缚。

所以自由之路并不在外界,而在于自己的内心,
我看到自身,我看到世界,看到他人。
这种醒觉,让我察觉到自身的状态、外界变幻的环境、他人的想法与行动,于是便能采取最好的行动,获得最大、最长久的自由。
而且,这种醒觉,本身就是自由。

我没有力量,我将自然的韵律作为我的力量!

我没有力量。
我作为单独的自我,并无多大力量,而且外在的权利、财富,也并不是我自身的力量,只是我拥有的力量。
所以,自我要智慧,区分我自身的力量与我拥有的力量;自我要谦卑,明白自己在自然与趋势中的渺小;自我要安定,自身不为得到或丧失权利与财富所影响。

我将自然的韵律作为我的力量。
生活中,当我放下自己,才能感受到自然的韵律,链接自己与大自然,获得长久的激情与活力,就如同儿时一样。
商业里,当我放下自己,才看到市场的规律,能真正顺应天时(时机)、寻找地利(市场)、构筑人和(团队)。
所以,我要链接大自然,从中汲取养分;我要放下自己,以顺应规律、趋势、人心而为,作为我的力量。

我没有威信,我将诚实作为个人威信!

对他人诚实,是力量,让他人信服的力量。
对自己诚实,是勇气,赋予自己力量的勇气。
坚持诚实,是一个人最大的力量。

我没有威信,我将诚实作为个人威信!

我没有敌人,我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就像在商业中,竞争对手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在乎客户、远离了市场前线。
对于个人,也是这样,往往不是败给对手,而是败给自己,败给了自己的漠不关心。

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漠不关心。
漠不关心是最舒服的状态,不需要付出;而爱是需要花时间投入,付出时间与精力。
人喜欢沉入自己的惰性中,进入舒服的状态,不去关心,不去爱,人与人之间,距离就会越来越远。

我没有朋友,我将天与地作为我的朋友!

我没有朋友,是因为有太多的喜欢、不喜欢,而天地并没有这些标准。
天行健,不断发展;地势坤,承载万物。
当我活得如天一般广阔、刚健,如地一般真实、厚重,用心体验这个世界,跟这个世界链接。
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朋友。

我没有规条,我将自发性及适应性作为我的规条!

我有很多的标准,这些标准让我对自己、对他人,都有了好坏对错之分,产生了与自己内心、与他人的对抗和冲突。
但其实,环境在变,我往往死守着自己标准的框框,看不到、抗拒框框之外新发生的事物。

回到原点,我之所以有这些标准、框框,其实是为了能更好的理解、判断、应对这个世界。
所以,在现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需要将打破固化的标准,在当下的基础上,建立灵活开放的自我,以开放好奇之心主动探索未知,并找到适宜的应对方法。

我没有战术,我将适宜的行动作为我的战术!

拳王泰森曾说过:“每个人都有一个计划,直到被人一拳打在脸上”
战术不仅仅是战斗的计划,更是战斗之术,即如何战斗,焦点在于战斗的人。
因为世界总有不确定性,无论多么完美的计划,总敌不过世界的变化,与种种意外。
唯有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冷冰冰的计划,才能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做适合的行动。

我没有战略,我将空与实作为我的战略!

我没有战略,不是真的没有战略,而是因为我不能执着于战略的计划布局。
因为一旦执着,就会屏蔽掉很多信息,导致我看不到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

我将空与实作为我的战略,是因为,
从空出发,容易好高骛远、不切实际;从实出发,容易僵化死板、没有预见性。
只有同时兼顾空与实,走中道,结合实与虚,既立足于当下实际,根据当下的市场格局,又通观全局,结合市场的趋势与变化,这样制定的战略计划才可能更贴合实际。

最终,这样的战略,不仅蕴含丰富的可能性,又实实在在地令可能性成真。

空:空间、不确定性、创新性、未来。
实:万物、确定性、务实性、现在。
虚实并非对立,而是一体的

我没有盔甲,我将静与直觉作为我的盔甲!

我没有盔甲,
因为我刚刚出生时,并没有自我保护的意识,直到慢慢长大,接触这个世界,不断跌倒、受伤,于是有了防备之心、有了恐惧,便开始寻找自己可以依靠的东西,如财富、权力、名声、地位,把它们作为自己的盔甲,而盔甲内依然是满满的恐惧,于是盔甲越来越厚、越来越重,生命也活得越来越沉重。
所以无论这副盔甲如何坚固,都不要依靠他,它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它不是我本身,只能给予我虚假的安全感。

我将静与直觉作为我的盔甲,
真正的安全感,是让生命由内而外地强大,强大到不需要借助任何东西,而这来源于“静与直觉”,静,能生定,这种定力,能让我不被问题勾住,能让我察觉事情的发生,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直觉就自然显现,精准地做出选择。
而此时,它就成为了我最强大的盔甲,它并非隔开我与世界,而是链接我与这个世界,它隔开的,只是阻碍我看到真实世界的妄想与执着。

稻盛和夫几十年来每天都要抽出时间打坐,以求静心思考。
他甚至强调:“要成为领导人物就必须具备这样的能力,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心理训练程序。有必要每日至少静心一次,宁静地凝视自我,集中精神,安定摇荡迷乱的心。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一点时间,使心灵宁静很重要。”

乔布斯每天坐禅的习惯已经多年,在决策前,会先闭目静坐,然后叫属下将相关产品设计一并放到垫子的周围,来决定选择哪个、放弃哪个。
当心定下来的时候,直觉会非常的清晰、敏锐。
每天坐禅结束时,乔布斯都会对着镜子问:“如果今天是我最后的日子,原计划今天要做的事,我还愿意做吗 ? ”

我没有武器,我将勇气和警觉作为我的武器!

武器,代表着我征服外界的欲望,问题在于,这个世界并非只有征服、破坏、占有、竞争,还有互利共赢、持续发展。
想要从竞争走向共生,靠的并非是对外的强力、征服、索取、破坏,而是内在开放、链接、贡献、建设的心。

所以在更高的格局中,在更长期的时间里,我要征服的不是外界,而是自己。
就像失败的公司往往不是被竞争对手打败,一部分公司甚至什么都没做错,只是自己输给了自己。
而要战胜自己,就要通过警觉,看到自我的贪婪、恐惧、比较……,通过勇气,穿越自我的贪婪、恐惧、比较……
通过超越自我的限制,创造更多、更高层次的价值。

我没有盾牌,我将对生命的崇敬作为我的盾牌!

盾牌,是我内心的标准与规则,划分了好与坏、喜欢与不喜欢,我拿着这面标准的盾牌,抗拒我不喜欢的东西。
当盾牌越厚,标准越多,我便活得越狭窄,与这个世界、与其他人也隔得越来越远,可是,内心的孤独与恐惧,也与日俱增。
标准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执着于自己的标准,忘记了不同年代、不同文化、不同的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标准,并没有对的或错的标准,从而产生无数的抗拒、对抗。

当我崇敬生命,我便开始理解他人,接纳他人的选择,当我的心大到能包容他人,于是自然而然吸引别人来到自己的身边。自己的生命、力量与他人融为一体,不在孤独、不再恐惧,获得最大的力量。
所以,我将对生命的崇敬作为我的盾牌。

我没有军服,我将温柔与同情作为我的军服!

军服代表着我所扮演的不同角色,父亲、儿子、员工、老板、老师、学生……,这些角色都有自己的使命。
我们如同战士,在不同的舞台上战斗,为了生存、为了梦想、为了意义。
但我需要知道,我不能迷失于种种角色之间,因为我并不是军服,并非是军服决定了我是谁,而是我决定了军服有怎样的荣耀。
军服只是外在的角色,而决定外在的,是内心的品质。当我的内心,充满温柔与同情,选择为其他人而战时,我便拥有了最美的军服。

我没有胜利,我将和谐与均衡作为我的胜利!

我没有胜利,因为人生这场游戏,命运是最大的庄家,死亡是注定的结局,最终每个人都会出局。
而我在这场游戏中,往往无法得到满足,有了很多,就想要的更多,永远没有尽头。在内心的欲望与外界的变幻中,随波逐流,觉得当下这一刻,还不够好。

但其实,人生就是由无数个当下这一刻组成,如果此时的当下还不够好,那么未来无数个当下,也都不会好。
所以唯有接纳当下这一刻,活在当下这一刻,视当下为圆满,才能建立起内心的和谐与均衡,才能获得长久的幸福与满足,体验美好的人生。

我没有报酬,我将泪与笑作为我的报酬!

我往往会把金钱、地位、权利当做我的报酬,因为我拥有了这些,就有了安全感、满足感、成就感等等感觉。
究其根本,我是通过“拥有”某些东西,去满足自己的感觉和体验。
于是我的眼睛就只盯着“拥有”,以为自己“拥有”了更多,就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生命状态。

可实际上,有很多人拥有了很多,反而却不开心,活得沉重。也有很多人,一旦失去所拥有的,便一蹶不振。
所以,与其把生命建立在不稳定的“拥有”上,不如把生命建立在更根本的“体验”上。
将生命中的笑与泪、高与低、好与坏作为礼物,不做评判,全然接纳生命中每一刻当下的体验,作为我最大的报酬,我的人生,便获得圆满。

我没有家,我将当下作为我的家!

我总觉得自己的房子,就是自己的家。
可是,家其实不是某件事物,家是心安的体验。
“此心安处是我家”

但我的心往往是不安的,因为我有很多很多自我,我被自我所局限,蜗居在自己为自己划定的圈里里,想要的很多、怕失去的也很多。
当我放下自我,接纳所有发生的,我才会真正心安,真正的回家,回到当下这一刻。
在这一刻,我放下自我的界限,这个世界,就是我的家。

我没有生与死,我将呼吸的起伏作为我的生与死!

生与死,是人生要面对的最大问题。
我内心总觉得,永远都有明天,死亡离我很遥远。
其实只是在逃避死亡这个课题,因为它一定会到来,我只是不知道它何时会来。
我对死亡的态度,是逃避,逃避的底层,是恐惧。我相信,这也是我对待其他问题的底层心态,只是在死亡这个课题上表现得更明显。
而这样的恐惧和逃避,一定会束缚住我,让我无法活出自由而鲜活的人生。

事实是,从出生,我就走在死亡的路上,我已经在死亡之中,恐惧和逃避它,只是可笑罢了。
所以,不如接纳自己走在死亡之路上的事实,好好走好当下这一步,好好欣赏身边的美景。

总结

我们的一切痛苦,都源于自己的内心。

拓展阅读

一个人,不管拥有什么他都心甘情愿地对当下的一切说“是”,那他就俱足圆满。

“是”就代表着他承认生命有悲欢离合;“是”就代表着他承认人生的游戏有成功也有失败;“是”就代表着他的人生允许赢得惊天动地,也允许输得一塌糊涂。“是”就代表着生命中一切的发生都是那么恰恰好,不多也不少。这样去活,无论你大成功、小成功或者不成功,生命都是圆满的;无论你一帆风顺还是充满坎坷,都是圆满的。

如果你看不到你的生命每一刻都圆满,那你一定会说“不”,“不”就代表你要从你的世界里切掉一块,你要的是那一部分的完美而不是完整。

求完美的人生只会让你越来越焦虑挣扎,只会让你把自己的世界切得越来越小,那你如何活出圆满?你如何赢得人生?

人,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你唯一可以赢的就是活在当下圆满的体验里,圆满就是你生命内在的和谐与均衡,圆满也是你所创造的环境的和谐与均衡。你活出了圆满你就是胜利的,你活出了和谐与均衡,你的人生就是胜利的。

《从战神之道谈企业家境界》

生命的结局就是结局,无论人生的记分牌上是什么成绩,游戏总归要结束,清零。在结束的那一刻,我们的收获不是最后记分牌的数字,而是游戏过程中每个当下高高低低的体验。

《从战神之道谈企业家境界》

一个仰赖外在“拥有”更多更好更不同去活的人,因为怕失败,所以他心底里是深深的恐惧和自我保护的,他必定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他留给自己的除了麻木、冷漠,还有就是生命结束时逃无可逃的遗憾。

所以,在我们还有机会呼吸的时候,好好品一品每一滴眼泪的味道,好好听一听每一次欢笑的声音。生命之所以美,就是因为品出了酸甜苦辣,生命之所以丰富,就是因为经历过悲欢离合。

《从战神之道谈企业家境界》

我们虽不愿意面对生死,但是我们每个时刻都在生死,呼吸之间有生死,一吸生,一呼死;念念之间有生死,一念生,一念死。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就是这样,从来没有例外。

如果能用整个生命去证得这一点,我们就能冲破生死大关,对生死的恐惧就会释怀。

冲破生死大关,也就冲破了自我的操控。一个无我的生命才会活脱脱绽放出光彩,才能活出那份大无畏、自由和洒脱,才能活得全然和完整。

《从战神之道谈企业家境界》

敬天爱人。

稻盛和夫

阿哲

好奇、探索、创造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答案在风中飘荡

原文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And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Be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战神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