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岩羊

最近,在成都出差,四处奔波,已有大半个月。工作基本完成,只剩下收尾,于是昨天早上五点半,把一起的同事送到机场,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从机场出来,天还没亮,想到一上午无事,便有些蠢蠢欲动。于是趁着天还没亮,跑去龙泉山观景台,赶一场日出。一路上,远方的天空从深黑转向靛蓝,就像从深海里缓缓上浮,等到了山脚下,云朵已经变成了粉红色,像一大朵棉花糖。

山上人很多,上山路很堵,打扮靓丽的小女生们,三三两两,相互拍照;开着帅气摩托车的骑士们,跟着车流,穿插前行;大人们则看管着自己的小孩,不要到处乱跑;情侣们手牵着手,优哉游哉。

行走间,太阳已经越过了远方的山头,透过薄雾与云朵,划出了一道金色的弯弧,夺目,却不刺眼。回头望去,天空另一头的圆月仍在,静静悬挂在人群的头顶上,只是随时准备着退场。

如愿以偿地看到了日出,人群与车流也逐渐消散,想到还早,且有些饿,便驱车去往人民公园的鸣鹤茶馆,喝茶、吃早饭。公园里的小吃店还没开门,大爷大妈们就已经跳起了舞、耍起了剑、打起了太极拳。

走过肃穆沉静的纪念碑,穿过元气满满的大爷大妈,经过蓝粉相间的相亲角,来到了百年鸣鹤茶馆。这里还是多年前的模样,一丝未变,只是喝茶发呆时,一片树叶径直飘落,准确地躺进了我的盘子里,突然就想到了慕容雪村曾讲过的一个故事,那梨花飘落的瞬间。

他说,自己有一个朋友,日夜为了升职而烦恼,终有一天拿到了晋升的文件,他反倒选择了辞职,回丽江租下一个小院,小院里有一棵梨树,梨树下有一把躺椅,他在这里喝茶、读书,累了就睡上一小会儿,睁开双眼,就会看见书上落着一朵朵雪白的梨花。

茶杯里,竹叶青的味道从极苦,变得正常,然后转淡,手机的电量也开始告急,便收起偶遇的落叶,去往下一个目的地:一家杂物店,准备给自己的家人选些礼物,作为纪念。

那家店的名字很奇怪,叫做岩羊,英文名是Blue Sheep,老板是个英国老奶奶,专门从残障人士手里收购手工艺品,并放在店里售卖。店子很小,门面也不显眼,货架上摆着毛毡、棉麻、皮具、珠串、肥皂、照片。

我喜欢稀奇古怪的小店,也乐于在这里消磨时间,把各种各样的工艺品都拿起来摸了个遍,就算是同一个产品,由于手工的差异,也有些细微的不同,也不知道在店里来来回回转了多少圈。

转着转着,我看中了店里的一个皮具手环,戴上却发现尺寸太短,店员告诉我可以自己制作,我有点心动,心想自己亲手做一个物件,岂不是最好的礼物么?于是决定跟着店员学习,一起制作。

店员是一个残疾人,姓杨,来自广西,双手和脸部的烧伤严重,花光积蓄捡回一条命,妻离子散。他双手弯曲,手腕无法转动,手掌和手臂之间呈90度弯曲,就像盆景的枝干。

杨叔熟练地摆弄起制皮的工具,并教我如何使用,他自己在做另一位顾客定制的纹样,极其复杂。而我尽量选择简单的花型,一点一点,慢慢捶打。定尺寸、开槽边、打花型、刷颜色、磨圆角、上锁扣,亦步亦趋,终于完成。

临走之前,我问他,这家店为什么叫做岩羊?

他说,你见过在悬崖上攀爬的岩羊么?我们这些残疾人,就像岩羊一样,一直走在悬崖峭壁,稍有不慎,就会掉入万丈深渊。

人生就是如此不同,有的人闭上眼期待梨花飘落,有的人只是祈求别坠入万丈深渊。

对了,如果你某一天,去了这家小店,一定不要忘记点上一杯咖啡,翻翻顾客写下的留言。

阿哲

好奇、探索、创造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随笔 | 岩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