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刺激到我们的事,都能引导我们认识自己

原文

Everything that irritates us about others can lead us to an understanding of ourselves.

翻译

任何刺激到我们的有关别人的事,都能引导我们认识自己。

出处

《记忆、梦和反思(Memories Dreams and Reflections)》,卡尔·荣格(Carl Gustav Jung ,1875—1961),瑞士著名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家,他是分析心理学的始创者,是现代心理学的鼻祖之一。

解读

在仔细读了原文之后,发现这句话最广为流传的翻译版本大都有点问题,「Irritates」要么被轻飘飘地翻译为注意到,要么就被重口味地翻译为激怒,我觉得翻译为刺激会更合适一点。

卡尔·荣格的原意,讲的是作为一个人,仅凭自己,是无法理解自己的,唯有与不同于自己的个体相碰撞,才能进入更高层面的视角,才能够真正理解自己。

他说:「为了运用评判的杠杆,我们总是需要一个外在的基点(We always require an outside point to stand on, in order to apply the lever of criticism)」。

打个比方,就如同一条生活在水中的鱼儿,如果不越出水面,看见天上的飞鸟,就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是水;就如同一只居住在井底的青蛙,如果不跳出井口,看见广阔的天空,就永远不会理解什么是世界。

我们会下意识地忽视自己习以为常的事情,并且不假思索地自以为所有人都是如此;我们也会不自觉地抗拒与自己常识相悖的事物,并且不假思索地做出简单粗暴的评判。

可悲的是,如果只是习惯于从自己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我们只会发现这个世界永远不可能被理解,最终只能干脆放弃理解的努力,给自己装上过滤镜,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部分世界。

怎么办?如何跳出自己的视角?

答案是「镜子」,这是卡尔·荣格最喜欢用的隐喻之一。在现实中,镜子就给予了我们不同于自己的视角,而在实际的生活中,把他人当做自己的一面镜子,也是一个绝妙的心理工具。

当我遇见某一个人、某一件事情,它触动了我,让我沮丧、生气、悲伤、痛苦、兴奋、喜悦时,我喜欢问自己为什么。然后,我常常发现,那些在别人身上看到的,往往就是我自己身上有的;那些能够激怒我的,恰恰是我自己憎恨自己的地方;而那些对于别人的评价,如果用来回敬给自己,那更是最合适不过了。

从中,我收获良多,越来越看到自己各种不同的特质,认识到自己的极限,倾听到内心的恐惧,理解到社会的参差多态与世界的广阔无边。

如果更进一步地问,为什么我们能把它们当做是一面镜子?在我看来,那是因为在认知的世界中,所有的事,都基于「我」而存在,如果一件事情能够触动到我,那么它一定很特别,蕴含了有关于我的更深层次的,我尚未察觉到的信息。

而解读这些信息,我们就能看到更多的自己。

就如同鱼儿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水,就如同青蛙终于知道了什么才叫做世界。我还是那个我,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但我眼中的世界,已然斗转星移。

总结

在镜子中,理解自己。

拓展阅读

Your visions will become clear only when you can look into your own heart. Who looks outside, dreams; who looks inside, awakes.

只有当你审视自己的内心时,愿景才会变得清晰。向外看的人,在做梦;向内看的人,才醒来。

卡尔·荣格(Carl Gustav Jung)

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当你开始探索潜意识之前,它会一直引导着你的生活,而你却管它叫命运。

卡尔·荣格(Carl Gustav Jung)

I cannot love anyone if I hate myself.
That is the reason why we feel so extremely uncomfortable in the presence of people who are noted for their special virtuousness, for they radiate an atmosphere of the torture they inflict on themselves.
That is not a virtue but a vice.
And thus, from so-called goodness, which was once really good, something has arisen which is no longer good; it has become an evasion. Nowadays any coward can make himself respectable by going to church and loving his neighbour.
But it is simply an untrue state, an artificial world.

恨自己,就无法爱他人。
这就是在面对因其极度高洁而闻名的人时,我们感觉极为不安的原因:他们带来自我折磨的氛围。
我们并非把它视作为他人的美德,而是把它看做自己的缺点。
因此,所谓的善,曾经真正的善,却出现了不再是善的东西,变成了逃避。现在任何一个胆小鬼都可以通过去教堂和对邻居友爱,来使自己受人尊敬。
但这只是一种不真实的状态、一个虚假的世界。

《Psychological Reflections》卡尔·荣格(Carl Gustav Jung)

Knowing your own darkness is the best method for dealing with the darknesses of other people.

处理他人黑暗的最好方法,是了解自己的黑暗。

卡尔·荣格(Carl Gustav Jung)

If everyone has a full circle of human qualities to complete, then progress lies in the direction we haven’t been.

如果每个人都有一个完整的人格特征循环,那么进步就在我们没有走过的那个方向。

格洛丽亚·施泰纳姆(Gloria Steinem)

No tree, it is said, can grow to heaven unless its roots reach down to hell.

据说,没有一棵树能长到天堂,除非它的根能伸到地狱。

卡尔·荣格(Carl Gustav Jung)

参考文献:
1、《记忆、梦和反思(Memories Dreams and Reflections)》P246-247

阿哲

好奇、探索、创造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任何刺激到我们的事,都能引导我们认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