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匹马屁股的宽度,决定了现代铁路两条铁轨之间的标准距离

原文

现代铁路两条铁轨之间的标准距离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为什么采用这个标准呢?

原来,早期的铁路是由建电车的人所设计的,而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正是电车所用的轮距标准。

那么,电车的标准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最先造电车的人以前是造马车的,所以电车的标准是沿用马车的轮距标准。

马车又为什么要用这个轮距标准呢?

因为古罗马人军队战车的宽度就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

罗马人为什么以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为战车的轮距宽度呢?

原因很简单,这是牵引一辆战车的两匹马屁股的宽度。

出处

路径依赖理论(Path Dependence),是指给定条件下人们的决策选择受制于其过去的决策,即使过去的境况可能已经过时。它由保罗·大卫(Paul·A·David)在1985年提出,后被布莱恩·阿瑟(W·Brian·Arthur)进一步拓展,用来描述技术变迁的自我强化、自我积累的性质。

第一个使“路径依赖”理论声名远播的是道格拉斯·诺斯(Douglass C.North,1920-2015),他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地阐释了经济制度的演进,于199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解读

人是不愿意改变的动物,因为改变,就意味着风险。

一旦人习惯了某种方法,便会对其产生依赖,对其产生偏好,不断使用这种方法,而不会去尝试新的方法。

一旦人们做了某种选择,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并让你不能轻易走出去。

我们常常在市场上,看到最成功的公司,有时候并非是该领域中做得最好的公司,他们常常只是在最佳的时间窗口,满足了用户最基本的需求,或者干脆就是自己开创了这片市场。因为用户一旦习惯于使用它的产品,就会逐渐形成习惯和依赖,不再愿意更换。

但同时,很多失败的大公司,往往就是太过于习惯于旧有的成功路径,而对环境变化产生的新机会熟视无睹,最终被新兴企业所打败。如诺基亚,它已经习惯于功能机与机海战术的成功,却在新的智能手机时代,被每年只做一款手机的苹果打败。

简而言之,物体有惯性,人一样也有惯性,它引导着人按照固有的路径向前走,只是有的方向是光明和机会,有的方向是黑暗和陷阱。

从正面,我们要利用路径依赖的力量:

  • 建立习惯,从小做起,无论多么小,只要不断坚持,它就会慢慢自我强化,直至坚不可摧。
  • 改变别人,不可一蹴而就,而是要拆分成一个个非常小的步骤,从旧的路径非常顺滑的过度到新的路径,最好让人无法察觉。
  • 把握机会,要格外留意市场边缘的新机会,因为先发优势很重要,我进入得越早,也就有足够长的时间,积累最大的惯性,推动我走得更远。

从反面,我们要避免路径依赖的陷阱:

  • 留意习惯,要留意到自己的习惯,检视它是否已经不合时宜。
  • 感受变化,要能感受到周边的环境的变化,一旦发现按照固有的路径要遇到陷阱,就要尽早下决心改变。
  • 关注机会,要主动去关注视野之外的新机会,不被自己的能力范围所局限。

总结

惯性。

拓展阅读

用户价值 = ( 新体验 – 旧体验 ) – 替换成本

俞军的用户价值公式

为了使静止的飞轮转动起来,一开始你必须使很大的力气,一圈一圈反复地推,每转一圈都很费力,但是每一圈的努力都不会白费,飞轮会转动得越来越快。达到某一临界点后,飞轮的重力和冲力会成为推动力的一部分。这时,你无须再费更大的力气,飞轮依旧会快速转动,而且不停地转动。

飞轮效应

Habit becomes a sort of second nature, which supplies a motive for many actions.

习惯造就第二天性,它是行为的动机。

西塞罗(Cicero)

孔子曰:“少成若天性,习贯如自然。”

《治安策》贾谊

阿哲

好奇、探索、创造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推荐